糖会要了我们的命? - 华尔街日报

糖会要了我们的命?

专家提醒:糖的危害不容小觑,它会引发肥胖症和糖尿病,进而加大心血管疾病等慢性病的风险。并且,来自糖的卡路里和来自牛排、葡萄柚的卡路里绝非一回事。

ca30fc18763743c437dade66775ce1b1.jpg ENLARGE
1960年代起,英国营养学家John Yudkin领导的研究人员开始发表动物及人体试验结果,表明糖类的独特化学性质会导致一系列生化异常,我们如今称之为“代谢综合征”。 图片来源:Getty Images
.
Gary Taubes
2016年 12月 27日 16:12

糖会要了我们的命吗?虽然可能会被当成扫兴鬼,但在节日季讨论这个话题还是很合适的。甜食是节日的主角:圣诞树上挂着拐杖糖,家中备着给圣诞老人的饼干、可乐,还有糖梅(不是梅子,而是一种硬糖),早就在孩子们的脑海里翩翩起舞了。

很多人认为适量摄取糖无伤大雅,但自打糖进入我们的食谱以来,关于这一点的争论就从未停止过。反糖人士(包括我自己)反复提醒:糖──无论是咖啡里加的砂糖,还是高果糖玉米糖浆──很可能是致病之源,尤其可能是引发胰岛素抵抗的根本因素。如果我们判断正确,那糖的危害不容小觑,它会引发肥胖症和糖尿病,进而加大心血管疾病等慢性病的风险。

这些争论其实由来久矣。19世纪中期,西方国家的糖果、巧克力和冰淇淋产业蓬勃发展,人们摄取的糖分水涨船高。19世纪80年代,软饮料横空出世:先是根汁汽水,然后是胡椒博士(Dr Pepper),再接着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都来了。到了20世纪20年代,禁酒令让美国人不得不舍弃酒精,向糖寻求慰藉,美国的糖年销量首次超过了人均100磅。

医生开始将风湿、胆结石、黄疸、癌症等疾病归咎于糖。他们说,19世纪50年代的医院住院和死亡记录中几乎找不到糖尿病的影子,而内战后糖尿病变得普遍起来。1924年,纽约市卫生专员Haven Emerson提出,糖摄入是引起这一现象的元凶;异议者则将其归咎于暴饮暴食和懒惰。

20世纪30年代,廉价家用冰箱面世,美国人可以在家中畅饮冷冻软饮,国民饮食甜蜜之旅从此踏上了快车道。二战后,冷冻浓缩果汁诞生,果汁成为美国人的早餐标配。

早餐谷物最初是一种助消化的保健食品,早期的业内营养师也是坚定的反糖人士。然而一旦有厂商将利润置于健康之上──20世纪40年代末宝氏(Post)出品Sugar Crisp──商业竞争的残酷现实立即压倒了对健康的追求。到了60年代,低脂甜点成了儿童的早餐,周六晨间节目开始卖力地向孩子们兜售起了含糖谷物。

上世纪70年代,美国的国民饮食甜蜜之旅迈出了终极一步:高果糖玉米糖浆,一种由糖类化学成分组成的物质。到1999年,这些甜味剂的年销量已猛增至人均150多磅,同时,肥胖症和糖尿病的发病率也随之急剧上升。

制糖业始终否认糖是肥胖元凶,他们翻来覆去地念叨着卡路里只是卡路里,没有来源区别。他们辩称,糖最大的缺点也不过是太甜美,让人一不留神就多吃了一些。1950年代的行业广告这么说:“糖的卡路里和牛排、葡萄柚或冰淇淋里的毫无区别。”

这当然不属实,但是营养学家的声音出现得有点晚。1960年代起,英国营养学家John Yudkin领导的研究人员开始发表动物及人体试验结果,表明糖类的独特化学性质会导致一系列生化异常,我们如今称之为“代谢综合征”。

这些生化异常的症候之一就是胰岛素抵抗,胰岛素能调节人体对于蛋白质、碳水化合物以及脂肪等营养素的利用,决定存储还是消耗。当我们摄入过多糖分时,细胞就会抵抗胰岛素,胰岛素的关键作用明显弱化。胰岛素抵抗也是2型糖尿病(最常见的一种糖尿病)的病理生理基础,此外,在肥胖症的临床表现中,胰岛素抵抗也很常见。

据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(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)统计,目前约有7,500万美国人患有代谢综合征。若正如50年来研究显示,是糖分摄入导致了代谢综合征,那么它和糖尿病的关系或许就像吸烟导致肺癌一样直接。如果把糖从我们的膳食中抽离,那么糖尿病或许会像过去那样,再次成为一种罕见的疾病。

20世纪70年代,尽管Yudkin等人多次呼吁,其他营养学家和医生却一致认为饮食中的脂肪才是最主要的危害,糖相对而言还好。这种观念一直影响我们的生活到现在。

制糖业迅速指出,这个假说的因果证据链──摄入糖分,引发胰岛素抵抗,发胖,患上糖尿病,最后早早送了命──并不清晰。或许它永远都不会清晰。弄清这个问题需要精确严密的研究,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(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)始终认为,没有必要为此斥巨资进行临床试验。

确实,研究无非是让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停止吃糖,然后将他们与成千上万大啖果脆圈、纸杯蛋糕和含糖饮料的人作对比,结果当然没什么悬念。不吃糖的人更健康,这是不争的事实,连制糖业都不会感到诧异。但是,哪怕没有别的原因,如果能弄清终生远离蛋糕饼干的代价值得与否,不也很好吗?

据美国疾病控制中心(CDC)统计,美国医疗保健系统每天在肥胖症和糖尿病上的支出约为10亿美元。因此,用一天的对应财政支出,弄清我们是否真的因为糖(即使是适量的糖)而提前送命,这笔花费不可谓不正当。

Gary Taubes是营养科学计划(Nutrition Science Initiative)的联合创始人兼高级科学顾问,也是克诺夫出版社(Knopf) 12月27日出版的《The Case Against Sugar》一书的作者。文中所述仅代表其个人观点。

(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。)